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其它分类 > 修会团体 > 耶稣会

被一炮炸开的皈依路:从军人到圣人的依纳爵·罗耀拉

时间:2016-11-05  来源:天主教玛纳工作室公众号  作者:明德 点击:
        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你打篮球脚扭了,骨头也折了,打上石膏躺在床上养伤,你会做些什么?或许闲得无聊滑滑手机、上上网、看看电影、听听音乐、和朋友传传微信、聊聊天,当这一切都做完后,或许会来个蒙头大睡,睡醒后坐在床边发发呆,过着懒洋洋的颓废生活,反正,时间多的是嘛!过一段时间以后,或许你会开始想想当初怎么不小心,害得自己现在像个木乃伊似的被钉在床上,面对难熬的时间,也许你也会天马行空地想想:等到脚好了,要干些什么事……

 

依纳爵是如何悔改的?

巧的是约500年以前,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区也有个倒霉的贵族军官,被法军的一颗炮弹打中了腿,这一炮害得他躺在床上约10个月,却也为沉迷世俗虚荣的他炸开了一条皈依路。不过在起初,这皈依的心志并不怎么明显,养伤期间他还曾为伤势所造成的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事,或者为了爱美和风尚的缘故,主动要求两次没有麻药的外科矫正手术呢!

他也跟你一样在养伤期间无聊得很,不过他没你幸运,因为当时没有网络手机可以打发时间,他只能向家里人要些骑士爱情小说解解闷。更令他扫兴的是:在虔诚的天主教家庭里,只有耶稣行实和圣人传记可看。他没得选择,只好拿起来翻翻看看。不过看着看着就看出兴趣来,他看累了就做做白日梦,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过去浪荡的世俗生活,幻想自己是个勇敢的骑士,去侍奉一位极高贵的女士,用各种办法取悦她,另一会儿又想想自己如同圣人传记中的圣人一般刻苦坚忍,打着赤脚到耶路撒冷朝圣,勇敢地侍奉天主。就在这两股白日梦思潮的交替激荡之下,让他乏味的养伤时期获得不少的快乐呢!如果你也天天这样做白日梦,会不会让家里人嘟哝嘟哝不切实际、没有出息呢?

信不信由你,这个军官做白日梦还作出个不小的名堂来。起初,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两种白日梦有什么区别,只想到腿伤好了,他要实现哪个梦想?直到有一天,他的眼界突然大开,顿时发现所做的两种白日梦虽然都吸引他,也带给他快乐,但所产生的效果却不一样:当他幻想着如何讨好那位高贵的女士,虽然感到快乐,但是当白日梦一结束,却觉得索然无味和烦闷;相反地,当他幻想自己学习圣方济和圣道明,过着刻苦补赎的生活,以野草充饥,赤足到耶路撒冷朝圣时,不但觉得充满属神的安慰,就连停止幻想后,内心仍觉得心旷神怡。他便开始自问: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两种那么截然不同的效果?慢慢地,他开始认出这两股使他心神动荡的来源:一个来自魔鬼,另一个却是由天主所推动。这个初步对天主事理的经验,奠定了他后来分辨神类的基础。

 

依纳爵的《神操》是怎么写成的?

既然辨认出到耶路撒冷朝圣是来自天主的推动,这位务实的军官也就立马行动,褪去贵族的服饰,换上了穷人和朝圣者的服装,先来到蒙赛辣的圣母像前,奉献了自己的宝剑和匕首,并按当时的习惯实行骑士式的彻夜祈祷——一种彻夜侍立在圣母台前守夜的仪式,然后在茫莱撒的一个山洞里准备自己的心灵,好能前去耶路撒冷朝圣。没想到,这一待就待了一年左右。在这期间,他做长时间的祈祷默想、严厉的守斋刻苦,以及多次告解,为能补赎他的前罪。

天主亲自带领他,犹如老师教导孩童一般,使他获得许多灵性上的光照,在这段期间他也经历了心窄的毛病和种种的诱惑,天主允许他经验这些灵性上的黑暗,好使他在神类分辨的态度上成长,他将这些宝贵的经验写下,成为日后教会灵修宝藏——《神操》——的初稿。回想看看:你是不是有时候也曾记下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经验?拿出来回顾看看,说不定也会有些宝贵的领悟喔!

 

为什么依纳爵称自己为朝圣者?

动身到耶路撒冷朝圣的时刻到了,这位抛弃显贵身份和财产的军官——更好如他所自称的“朝圣者”——身无分文,沿途靠着乞讨,从西班牙步行到了罗马。虽然有热心的人士给他旅费,但他又担心自己过于依赖那些旅费而忘记依靠天主,好几次放弃恩人的赞助,也把足够的旅费施舍给穷人。纵然途中又生了几场大病,但却也没有打消他热心朝圣的愿望。在天主的助佑下,靠着对天主的信赖,他终于随着朝圣团,乘船来到梦寐以求的圣地——耶路撒冷。

朝圣者原想留在那里帮助人灵,于是把自己留在圣地的愿望告诉管理圣地的方济会长上,但方济会长上却告诉朝圣者:在圣地,天主教徒与回教徒关系紧张,时常有天主教徒被回教徒虏走,有的甚至被杀害,方济会为赎回被虏的天主教徒,还得花一大笔的赎金。为了信友的安全,方济会长上禁止朝圣客留在圣地,若有人胆敢违背这禁令,他甚至可以依教宗授予的权柄,将违反者开除教籍。朝圣者原本坚持要留在圣地,但一听方济会长上有教会授予的权柄,深知天主的圣意绝不会与教会的权柄相左,因此立刻放下自己的坚持,随着朝圣团回到欧洲。然而,如果当初推动他到耶路撒冷朝圣的动力是来自天主,现在藉着教会的权柄却不允许他留在圣地,那么天主的旨意又是什么呢?朝圣者心中忖度着。

在你的生命经验中,是否也曾确信天主的旨意必要如此如此,但结果却是意外的这般这般呢?这样的意外是否也令你觉得天意难测,难以明了天主的手会怎么领导呢?朝圣者的朝圣之路究竟通往何处?

 

 

依纳爵为什么注重学习?

既然圣地管理者不准留下,所以我们的朝圣者只好怅然地离开耶路撒冷,心想留在圣地既然不是天主圣意,那么他应该做些什么?他曾多次这样自问,直到后来心中有了答案:更好先念些书,有了学问才能更好地帮助人灵,于是他决定到巴塞隆纳去求学。当你在考虑自己的生涯时,是否也曾感受到能力有限,不能达成理想,或许也可以思考看看这种「缺乏」是否也是一种邀请?

在徒步到巴塞隆纳途中,朝圣者仍一本初衷依靠天主的助佑,并帮助穷人。有一日他在费拉拉的一座圣堂祈祷,有位乞丐向他求施舍,他给了这位乞丐他部分的旅费,接着又来了另一位乞丐,他也给了,后来接二连三的来了许多乞丐,直到他施舍到身无分文,只能向其他求乞的乞丐道歉。

有一次他途经法国和西班牙战区,被当成间谍逮捕,他被士兵捆绑并被押送到司令那里问话时,他觉得自己好似跟受审的基督一起,内心感到神慰,最后因为司令在他身上查不到任何可疑之处,于是把他放了。你是否也像朝圣者一样,曾经验某些受囧或受苦的时刻,感受到自己与基督的处境相似,或许这也是基督与你同在的记号!

朝圣者到了巴塞隆纳以后,开始了他的学习,由于过去没念什么书,只能从最基础的拉丁文学起。在学习拉丁文法期间,他曾多次感受到灵性上的慰藉而不能专心读书,这令他感到困扰,他自问:相较于自己参与弥撒时,都没有这样的神慰,于是他辨认出这是一种诱惑,因而向老师表白自己内心的状况,并许诺要专心读书,说也奇怪,那些披着糖衣的“神慰”竟也就消失了!

在完成基础的拉丁文学习后,他到亚卡拉、巴塞隆纳和萨拉曼卡继续学习,在这期间他开始带领人实行神操和讲解天主的事理,并吸引了不少人对灵修事务感到兴趣。有些人也成为他的伙伴,他们过着行乞的生活,并布施穷人,讲论光荣天主的事理。不料在当时新教与天主教冲突的年代,他被异端裁判所的人盯上,多次被提去审问,甚至监禁数日,以确认他所言所行是否符合教会的道理。后来虽然异端裁判所的人没在他的道理上发现什么异端,但是由于他没有取得教会的神学学位,也不是会士,所以要求他们将衣服染成不同颜色,以区别会士的穿着,不然就禁止他宣讲大小罪的道理。

虽然朝圣者遇到这么多阻碍,却没有熄灭想要裨益人灵的愿望,最后他决定到巴黎念书,取得哲学、神学学位。当你面对自己的理想而遭遇到许多挫折时,你是否也有朝圣者那般的勇气,愿意继续划向深处去?

到了巴黎,朝圣者因为躐等而需要重读文学课,所以他只好乖乖的和孩童们一起学习,这为身为班上唯一长胡子的学生是很辛苦的,因为他那时已经三十七岁了。

 

依纳爵的初期同伴都有哪些圣人?

就在巴黎,他遇到了伯铎·法伯尔和方济各·沙勿略,与他们同为室友,由于朝圣者的老师怀疑他的希腊文程度,因此就叫成绩优异的法伯尔担任他的希腊文家教。法伯尔的个性优柔寡断,常为心窄所苦,虽然他担任朝圣者的家教,但不久之后,朝圣者却变成他的灵修导师,带领他实行神操,因而帮助他摆脱心窄的毛病,在灵修上也大为进步。

与法伯尔个性迥异的沙勿略,个性顽强、心系世俗虚荣,他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他:贵族的头衔、神职的优渥俸禄,大大地吸引他往高处爬,因此起初他并不屑于与这位充满灵性的年长室友打交道,但朝圣者不因此而放弃帮助他的灵修生活。在朝圣者循循善诱,在各方面协助他的情况下,沙勿略终于被朝圣者的热忱和友爱所感化,愿意放弃世俗的虚荣,致力奉献自己的一生,追求天主的光荣。

在此期间,朝圣者也给其他四位伙伴讲解神操,他们因着实行神操而改变了自己过往冷淡的基督徒生活,在基督内成为新人,对天主大发热心,与主耶稣有一份个人的深爱,就在1534815日,他们七人所组成的小小团体切愿将自己完全奉献给天主,因此相约在巴黎郊外致命山的小堂里,发了热心的神贫愿和贞洁愿,大伙愿意追随贫穷贞洁的耶稣,决定读完书后要一起到耶路撒冷奉献他们的一生,为帮助人灵。你是否也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主内朋友,有共同的理想和抱负,愿意一起为天国的理想而奋斗?

 

依纳爵是如何创立耶稣会的?

这群主内的伙伴完成学业后,一起到罗马请求宗座准许他们朝圣和领受铎品。他们相约在等待船只到圣地的同时,一方面做使徒工作,另一方面也寻找其他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相约一年后若没有船到圣地去,就将自己置于教宗的权下,任由教宗派遣。

不过事与愿违,等待的那一年正值威尼斯人和阿拉伯人交战,没有船航行到耶路撒冷,他们于是依约一起晋谒教宗。教宗保禄三世听完他们的陈述之后,对他们初衷的理想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到耶路撒冷?如果你们真的愿意为教会奉献,意大利也是你们真实的耶路撒冷啊!”

他们向教宗表明:既然无法到圣地,他们愿意任由教宗随意派遣。于是,教宗将派遣他们到各个不同的地方去服务教会。这时,这群伙伴开始认真思考所面临的难题:他们要这样就此分道扬镳,各自在不同地方为主工作?或者要以什么方式保持已有的共同理想与团结?经过祈祷中仔细的团体分辨之后,他们感到天主推动他们组成一个新的修会,好能保持在他们中间已经开始的理想与团结一致,而这个新的修会就取名为“耶稣会”。

为什么叫做“耶稣会”?这似乎是一个亵渎而自大的会名,在教会历史中,还没有一个修会胆敢以耶稣的圣名命名。其实,在西班牙原文中的“耶稣会”,应译为“耶稣的伙伴”,这名称说起来要与朝圣者的一个神视有关。

当朝圣者和法伯尔、雷奈斯一同前往罗马路上,在一座名叫拉斯道达(La Storda)的小堂中,朝圣者清楚看见主耶稣背着一个沉重的十字架,靠近永恒的圣父,圣父指着朝圣者对圣子说:“我子,我愿意你拿他做你的仆人。”然后,耶稣便将朝圣者和他的十字架紧抱在祂身边,向他说:“是,我愿意你做我的仆人。”

因此,朝圣者和伙伴们深信,只有主耶稣是他们的元首;他们只愿意侍奉耶稣一人,在耶稣的领导下与祂结合在一起,他们是耶稣的伙伴。这个新的修会在1540年得到教宗保禄三世的批准,成立后会士们开始被教宗派遣到世界各处工作,而朝圣者也被修会成员推选为第一任总会长,他死后被教会封为圣人,成为避静者的主保。

这位原本沉醉于世俗虚荣的军官,因着一颗炮弹,为他炸开了一条皈依的朝圣之路,从恋慕虚荣的罪人到创立修会的圣人,天主带领他走的路真是神妙莫测,这就是“圣依纳爵·罗耀拉”一生的传奇故事。

上一篇:听说过教会里有支“特种部队”吗?下一篇:【专页】耶稣会会士来港服务九十周年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父回忆录:一生的追随
百岁圣言会士郭福德神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则》,帮助司铎准备弥撒讲道
圣座颁布《弥撒讲道规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
有关成义/称义教义的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请不要以讹传讹,澄清法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记者向教宗做的访谈纪录“世上的光,教宗,教会,时代的征兆”
圣座新闻室向各界介绍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新途径
天津西开总堂开拓福传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据报道:前苏联总统戈尔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可贤主教
忆我可敬的老师——高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