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 > 公益人物

证严法师和她的慈济世界

时间:2011-10-17  来源:南都周刊  作者: 点击:

 

 

 

证严法师(中)及她的慈济基金会被认为是“台湾的良心” 证严法师(中)及她的慈济基金会被认为是“台湾的良心”


 

汶川地震后第三天,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首批救援物资已经运送到桃园机场,46吨的救济物资将直飞成都双流机场   汶川地震后第三天,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首批救援物资已经运送到桃园机场,46吨的救济物资将直飞成都双流机场


  文_戴艾

  3月11日下午两点四十六分,住在日本宫城县石卷市一位八十三岁的老太太,为了躲避9.0强震过后引发的大海啸,正使劲地踩着自行车往高处奔逃。此时,在台湾忙着为慈济基金会成立四十五周年庆的慈济基金会志工们闻知地震的消息后,纷纷放下手边的工作,迅速联系慈济日本东京分会的慈济人。

  在地震发生没多久,在日本的慈济志工们已经把食材运往重灾区的茨城县大洗町,他们为灾民们准备的八百份素食,包括咖哩饭和味噌汤。

  慈济的高效工作以及快速的反应能力,在台湾社会传为佳话。在历次救援工作中,慈济人的蓝衫身影,总是忙碌地穿梭在灾难现场,他们为无家可归的灾民们提供援助,发放毛毯和御寒衣物。

  尤其是在1999年的台湾“九二一地震”中,慈济人在地震发生不到一小时后就出现在了灾区,他们协助发放物资、安置灾民,比政府救灾人员和军方的速度还要快。

  “来不及了”、“做,就对了”,这两句是急性子的证严法师呐喊了45年的精神口号。

  从未踏出台湾一步的证严法师,从三十个竹筒开始,率领着四百万名慈济人,打造了横跨慈济医院、慈济小学到大学、慈济广播、静思人文、慈济月刊、出版社、大爱电台、大爱电视台、骨髓捐赠数据库等志业体系,花莲慈济医院旁边的静思堂,有一个高十三层的讲经堂,还有慈济从无到有的史料馆,这里不仅是慈善的世界,也是全球慈济人争相前来朝圣的“心灵故乡”。

  证严法师以及她的慈济基金会,近年来成为台湾民间社会一个光彩夺目的焦点,他们积极行善,教富济贫,被誉为“台湾的良心”。

  “一摊血”开启慈济世界

  “每次谈到《无量义经》,我就满心欢喜!尤其义经中有一段是‘静寂清澄,志玄虚漠,守之不动,亿百千劫’。这十六个字,每天都在我脑海中浮现!”证严法师强调,慈济精神,就是由此而生。

  而对于熟悉证严法师的人,都听说过“一摊血”的故事,那是追溯慈济世界以及证严法师的慈善之路最早的线索之一。

  出生于1937年的证严法师,俗名景云,自幼过继给叔父为长女,随家人住在台中丰原,出家前自号静思。1960年,证严法师正值壮年的父亲因脑溢血骤逝,让她伤恸欲绝,开始思索生、老、病、死的人生。

  在父亲生病期间,证严法师前往一家私人医院探视信徒的父亲,突然望见地上有一摊血迹,询问后才得知,这是一位原住民妇女流产了,急需开刀,却因为付不起台币八千元的保证金而被婉拒在外,只能由失望的族人带回部落,证严法师闻言后十分不忍。

  “一摊血事件”过后,证严法师于1962年因为没有剃度师父而自行落发,隔年,因缘际会地皈依了台湾比丘界的第一位博士“印顺长老”门下,法名“证严”、法号“慧璋”,就此踏上修行之路。证严法师出家的过程并不顺利,后来只能暂居花莲“普明寺”旁的小木屋,直到她拜托母亲出资,在多地震、多台风的台湾后山—花莲买下一块地,兴建“静思精舍”,才有了稳定的修行之所。

  而后,她在普明寺研修佛法,巧遇三位花莲海星中学任教的天主教修女,在彼此讨论佛教与天主教的教义时,其中一位修女提及:“佛教信徒这么多、力量这么大,如果做社会服务的工作,影响会更大。”证严法师听了之后,心头一沉,决定汇集社会的爱心,将来要在医疗资源极度匮乏的台湾后山,盖一家“不收保证金的医院”,济世救人。

  就这样,一摊血和三位修女,促使证严法师下定决心在1966年创立“佛教克难慈济功德会”(后更名为“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 。她砍下竹子制成三十个竹筒,交给跟随她的三十位大多半不识字、上了年纪的“欧巴桑”(老太太),大家每天从菜钱里省下五毛钱投进竹筒里,帮助弱势者,这一股从菜市场开始的柔性能量,开启了慈济的“竹筒岁月”,第一位援助的对象,就是从福建漳州来台的独居长辈、八十六岁林曾老太太。

  母鸡带小鸡

  透过“福缘大家造,福田大家种”的群众心理,以及慈济人的同侪影响,慈济的规模迅速发展,日益壮大。

  台湾有佛教界的“四大山头”的说法,包括法鼓山的圣严法师、佛光山的星云法师、中台禅寺的惟觉和尚、慈济基金会的证严法师,而接受信徒捐款最多的,就是慈济基金会。

  根据台湾喜马拉雅基金会在2005年公布的“台湾宗教类基金会概况”的资金排名,慈济基金会的创设基金为台币两百五十多亿台币,是台湾第一大的基金会,排名第一的慈济与第二名法鼓山创会基金的差距,却多达11倍。

  证严法师盖一家“不收保证金的医院”的愿望,直到1986年8月16日才得以实现,慈济体系的第一家医院—花莲慈济医院在那一天里投入使用。在开幕前一天,为了感谢捐款满一百万元协助兴建医院的捐款人,证严法师特地颁发“慈济荣誉董事聘书”,简称“荣董”,其中大多是经营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或公司负责人,每年可享有一次免费的健康检查。

  八十岁的吴松阿妹,每天努力卖菜包存了一百万元捐给慈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菜包荣董”;台湾资深报人高信疆也曾捐了百万元成为“文人荣董”;至于嘴里还含着奶嘴的一岁陈小妹,则由父母抱上台,授赠为年龄最小的“宝宝荣董”。

  慈济医院不仅以一流的医疗水平和优质的服务著称,并且他们的医生、护理都极具人性关怀。我曾于2010年3月7日亲历了一场为十一位捐赠遗体的“大体老师”举行感恩追思典礼,慈济的医疗服务由此可见一斑。在典礼之前,慈济大学医学院三年级的52位同学已经自行分组,亲自带着清扫工具,与解剖科主任王曰然一起到火化场,自发地扫地、擦窗户、拖地板。“我们在解剖课之前,要先‘认识’大体老师,到捐赠者的家里拜访家属,了解大体老师生前的故事,完成解剖课之后,不但要缝好大体,还要为老师缝制最后一件衣服,让大体老师完整地离开。”慈济大学医学系三年级的蔡同学表示,借由这个过程,就能提早学习该如何对待病人,避免日后在患者身上划错一刀。

  在感恩追思典礼上,医学生们护送着“无语良师”们的灵柩,与慈济志工和家属们缓缓前进,慈济的精舍师父们也前来助念送别,现场还播放着医学生们到大体老师家拜访家属的画面,说出了家属的心情,以及学生们的心路历程。

  家属在泪眼婆娑中,收到了学生写下的感谢卡,送别捐赠大体的家人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火化后将骨灰供奉于慈济大学旁的“大舍堂”,场面庄严肃穆。

  慈济一直以其佛法的感化精神昭式众人,也正是因此,他们吸引着来自全球各地的信徒。在马来西亚创业成功的台商刘济雨,于2001年卖掉了厂房,把土地捐出来盖静思堂、幼儿园和义诊中心,他和妻子简慈露则担任全职志工,负责慈济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拓展慈济的慈善志业。在慈济基金会当中,像刘济雨夫妻这样全心投入的慈济人,多得不胜枚举。

  证严法师不仅具有柔性的领导特质,并且散发出母性般的悲悯,大家都称呼她为“上人”、“师公”,见面时还要下跪,顶礼膜拜。

  在大爱电视台的戏剧类节目当中,证严法师总是以“母鸡带小鸡”的形容词,鼓励慈济志工广召会员,吸纳更多愿意拿出一百元小额捐款的“小鸡”。

  在每天志工早会上,证严法师会对全球慈济人联机演讲,她说的话,也被编纂成“静思语”,印制成各种颜色的传单,透过慈济志工发送张贴,这些“静思语”如同台湾随处可见、生命力极强的植物九重葛,爬满了街道与小吃店里的墙壁,连晨起扫马路的清道夫,也会在装垃圾的小推车上,贴一张“要用心,不要操心、烦心”的字条。

  经过四十五年的耕耘,慈济已从台湾地区性的功德会发展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非营利组织。证严法师在台湾创建慈济基金会的影响力,引起了美国时代杂志《TIME》的关注,在1993年撰文报导了证严法师的事迹。当年,慈济的会员人数已达两百万。

  争议中的慈济

  回顾慈济的发展,1991年无疑是一个关键性的一年,也是其走出台湾的第一年。当年,孟加拉国发生水患,大陆的华中、华东地区也遇到了百年一遇的洪灾。证严法师在这一年的8月16日出版的《慈济道侣》中就指示,“要加强大陆赈灾的文宣,呼吁所有慈济人全面动员募款,协助慈济通过这项成立二十七年来最艰巨的挑战。” “一人一美金”的援助方式于是开始推广。

  慈济在这一年里首度援助安徽、江苏、河南三省,迄今援助面积已经超过二十个省份,从发放粮食、御寒衣物与棉被、奖学金、慰助金等等,还协助兴建学校、房舍、福利院、海堤等等。

  “慈济的志工几乎遍布大陆各个省份,将大陆同胞的困难当成自己的事情。尤其在大陆还没有发展自己的骨髓库时,很多罹患白血病的大陆患者得到了慈济的无私帮助,也在四川汶川大地震时,在第一时间伸出援手。”2008年11月,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第一次来台访问,结束行程之前,还特地前往新北市关渡的慈济园区拜会证严法师,表达谢意。

  不过,影响日巨的慈济在台湾社会也遇到了质疑。在“八八风灾”重创台湾时,慈济基金会、世界展望会均投入协助灾区重建工作,世展会与受灾原住民共同讨论,盖出灾民心中理想的部落家园,慈济则在高雄杉林乡盖起永久屋“大爱村”,还不定期以游览车载运慈济志工前往大爱村参观,遭致部落客、网络媒体与灾民的批评。

  “慈济做了很多好事,但是灾民入住的大爱村周遭,却设计许多‘大爱石’,刻有 ‘一早就看到浮尸在大马路’、‘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慈济,真感恩’、‘但愿我那微薄的财产能够卖掉,用一半捐给大爱台’等文字。”辅仁大学新闻系副教授陈顺孝指出,网络谈论此议题,并不是否定慈济的贡献,而是希望可以做得更好。

  “八八风灾”后的2010年,台湾民间甚至发起了“爱我,就请不要来参观我”的活动,呼吁慈济志工不要像参观动物园一样去逛“大爱村”,台湾政治大学广电系一位教授就批评称:“慈济对行善敲锣打鼓,是以爱为名进行垄断和霸权,面对批评与指正,就说‘没根据,无法响应’,慈济的‘爱’,真是太傲慢、太霸道。”

  对此,慈济基金会发言人何日生响应表示,参访志工或官员不会未经居民同意随意进入房舍。对于学者的批评,他表示,“批评没根据,无法响应”。

  证严法师一再强调“诚、正、信、实”的理念,但当慈济的师姐志工穿上深蓝色制服,梳着包头,微笑地站在慈济医院的大厅内,手上捧着一个个募款箱,对民众展开地毯式的礼貌劝募活动时却没有开收据,也不用登记姓名和金额,从而形成了外界诟病的捐款漏洞。此时此刻,四十五岁的慈济基金会,已经不再是当年忙着把五毛钱存进竹筒的克难功德会,对于南亚海啸、四川地震、台湾“八八(莫拉克)”风灾等重大灾难时的募款金额,更是数以“亿”计,但外界却始终无法得知,慈济到底募了多少,又用了多少?

  “慈济就像一只垄断公益资源的‘巨象’,吸纳了太多社会资源,却在无意间踩死了小蚂蚁(其他小型公益团体)而不自知。”一位不愿具名的公益团体负责人如是说。

  一阵风起,扬起了证严法师灰色袈裟的衣角,七十三岁的她,依旧风尘仆仆,奔走全台探访各地资源回收站的“环保菩萨”们。至于将来的某一天,失去证严法师的“后慈济时代”将会如何发展?谁也不知道。

  台湾的民间基金会

  台湾面积不大,却成立了四万个非营利组织(NPO)等民间团体。根据联合劝募基金会在2010年的统计显示,过去一年来有八成民众曾经捐款,其中有近三成民众是在最近二个月内捐款,平均捐款总额为台币三千七百一十六元,投入医疗、文化、社会福利等慈善工作。

  台湾家扶基金会:1938年,由一群美国维吉尼亚州里奇蒙的基督徒成立,旨在帮助在中日战争时无家可归的中国孤儿。2002年,开始认养台湾之外的贫困孩童,目前认养方案已经帮助了22个国家、23万国内外的弱势儿童。

  创世基金会:台湾第一个安置植物人的机构。在台湾十四个县市成立安养中心,专门收住家境清寒的植物人,随后捐款增加,创世又将服务触角延伸至街友(游民)和独居老人,专门服务 “残到底、穷到底、老到底”的弱势族群。

  法鼓山文教基金会:成立于1992年,主要是由台湾佛教“四大山头”之一的圣严法师创办,并于2000年成立法鼓山慈善基金会,对低收入户、老年人、残障等弱势团体提供金钱与物资的救助。

  罕见疾病基金会:透过民间小额捐款在1999年成立罕病基金会,。基金会不仅提供患者以及家属之间互动的桥梁,还建立研究员制度,促进罕病医学与研究水准。

上一篇:李连杰:坚持宗教信仰在中国做慈善下一篇:为什么不能在巨富中死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芥籽心】公益频道微信公众号
【芥籽心】公益频道微
修女首次完成北京马拉松四十二公里赛
修女首次完成北京马拉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
中国公益亟须制度救赎
中国公益亟须制度救赎
证严法师和她的慈济世界
证严法师和她的慈济世
NGO  非政府组织
NGO 非政府组织
壹基金
壹基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